手机现金博彩大全

您所在的位置 > 主页 > 手机现金博彩大全 > 公司新闻 >
公司新闻Company News
施化民_百度百科
发布时间: 2019-08-06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施化民,原名成学,1898年出生于湖北省枣阳县兴隆镇一个小商家庭。其父施寓德,在兴隆镇以卖白布和人力轧花维持全家人的生活。施化民是独子,父亲对他格外疼爱,刚过7岁,就送他到茅庵读私塾,后又到太山庙陕西馆就读。1913年,施化民考入枣阳县国立高等小学读书,当年因农民起义领袖白朗率军攻打枣阳县城,城内一时动荡,停学回家。后由族伯父施俊德资助,他到枣南吴店镇施楼村日新学校就读。半年之后,因母亲病故,他不得不辍学回家,自己开了一个酿酒坊,做起酿酒生意。

  历任党的地下联络员、党小组长、枣阳县农民赤卫队中队长、工农革命军党代表、中共枣阳县县委书记等职。1925年在行医中结识了员王和甫等同志后,开始积极从事革命活动。不久,他在自己家里(兴隆街)办起了农、工、商、学俱乐部和贫民夜校,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理论,参加学习者达百余人。1926年加入中国,通过串联发动群众,组织起200多人的“红枪社”,开展防匪自卫和抗捐抗税等活动。他带领“红枪社”社众活捉了陈继顺等5名土匪头子,获手枪一支,步枪8支,并召开群众大会当众斗争后,处决。1927年腊月,他以“自首”为名,请来兴隆一带的土豪劣绅谢少梅等8人到家作客吃喝,待这些坏蛋进家后,早已安排好的赤卫队员一拥而上,将谢少梅等8人全部处决。1928年农历2月,他护送豫鄂边区特委成员傅良驹(后叛变)到太平,途经袁寨时被当地团防局逮捕。他深知敌人不了解傅的情况,便打了傅几个耳光说,“你这个姓王的坏蛋,把老子领到敌人的窝里来了”。敌信以为真释放了傅。他被押送到枣阳保安队,大骂反动派,敌恼羞成怒,砍掉了他的一支臂膀,后又将其杀害。

  1925年冬,员王和甫、邹仲节在兴隆镇一带秘密进行革命活动,经常到施化民开的酿酒坊聊天。施化民在他们的帮助下,逐渐认识到,地主不劳动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,而劳动人民整年辛苦却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这不是什么命运注定,而是地主老财压迫剥削的结果。人民要想过上好日子,必须起来将反动统治阶级打倒。施化民向往革命,1926年秋,由邹仲节介绍,他参加了中国。为了表示投身革命、干一番拯救人民的革命事业的决心,他将自己的名字成学改为“化民”,立志要用自己的毕生精力去唤起民众,改造社会。

  施化民入党后,为了广泛联系群众,宣传革命理论,便将自己的酿酒坊抽出两间,办起枣阳县第一所农、工、商、学“四民俱乐部”和“平民夜校”。他走街串户,和贫苦大众促膝谈心,动员进步青年、学生参加学习。他虽然学识较浅,但热情很高,有时还给学员讲课,和学员一起探讨革命理论,群众都热情地称他施师傅。部分学员在施化民的培养下,政治上逐渐成熟起来,一批青年加入了中国,并成立了党小组,施化民担任党小组长。党小组的成立,为兴隆地区的贫苦大众指明了革命方向。

  1926年10月,北伐军进驻武汉,消灭了吴佩孚反动军队两万余人。鄂北受吴指挥的地方军阀、襄郧镇守使张联升迫于形势,于12月1日易旗投诚。其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九师,由张任师长。当时,枣阳拥有千余兵丁的团防总局团董杜进德也慌忙见机行事,向张联升请求改编,被编为独立第九师补充团,由杜自任团长。各区乡团防、民团也纷纷表示归顺革命。在大好的革命形势下,县党部和县农协组织公开,接着在兴隆镇设立了区党部,施化民被推选为区党部负责人,区党部的牌子就挂在他的家门口。当时,他家既是宣传革命理论、学习文化知识的阵地,也是区党部办公的所在地,每天人来人往,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。

  为了扩大影响,更加广泛地发动群众,施化民等人组成演讲团在兴隆镇搭起讲台,乘逢集人多的机会向群众宣传。为了吸引更多的听众,他们分别化装成农、工、学的模样,登台演讲,揭露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压迫剥削广大农民的罪恶。

  枣阳位于鄂豫边境,在军阀混战、横征暴敛的岁月里,团防局的民团武装与当地土匪相勾结,明为军警,暗为匪盗,境内大小股匪几十起。由于股匪扰民惨重,天不黑就家家户户关门熄灯,天不亮不敢在路上走动。

  1926年冬,为了防匪自卫,抵制民团、地主的敲诈勒索,施化民走乡串户,发动群众,在兴隆镇组织起群众性的防匪自卫组织——“红枪社”。由于行动正义,群众踊跃参加,入社者竟达300多人,施化民被群众推选为社长。随后,兴隆镇四乡相继成立起“绿枪社”、“白枪社”、“黄枪社”等,参加者达1000人,每个社员备有刀矛、土铳等武器。为了扩大队伍,施化民深入各个群众组织,进行革命串联。在短短的时间里,他把分散在兴隆镇周围的20多个农民组织联合起来,于翌年春建立了农民武装“联庄总社”,施化民任总社长,这是枣阳农村革命武装的萌芽。“联庄总社”在党的领导下,时而分散,时而集中,对反动势力震慑很大。

  1927年春,兴隆镇团防局团董王宜亭,勾结股匪抢劫农民财物,坐地分赃。匪首李白员将抢得的赃物藏在王的家里。施化民获悉后,即率领“联庄总社”农民近千人,包围了王宜亭的家,搜出了赃物。群众非常气愤,将王抓上街头,施化民当众揭露其罪恶,王在铁的事实面前,不得不低头认罪。施化民又以区党部的名义,向枣阳县党部作了报告,呈请撤销王宜亭的团董职务,并没收了王的八支步枪。接着,施化民又率领“联庄总社”农民几百人,手持刀矛、土铳和部分、攻打盘踞在陡坡的股匪,当场击毙了匪首陈继顺,俘虏匪徒四人(经教育后释放),获手枪一支,步枪数支。

  5月,枣南乡王成豪绅谢环高,曾任于学忠部团长。回乡后强制地方农民捐款购枪百余支、自办团防,独霸一方,残害人民。6月9日,施化民和余益庵在兴隆镇、鸟金店、槐树岗、余家畈等地组织群众武装近千人,围攻王城团防局,团董谢怀高令团丁开枪射击,当场打死打伤群众数十人。施化民看见自己的战友倒在血泊里,怒不可遏,率领群众冲杀破城,短兵相接,混战近两小时,愤怒的群众直追团董谢怀高至院内,将谢活活打死,获步枪20余支。通过这次战斗,士气大振,群众得到了锻炼,看到了自己武装的力量。

  8月初的一天,樊钟秀部下马副官,带数十人窜到兴隆镇筹粮索款。施化民得知后,立即召集农协会员近千人,反对索粮索款,马等一伙见势不妙,仓惶逃走,施化民率众追至枣阳城南望城岗,方才收兵。次日,樊钟秀部又派一个团的兵力来兴隆镇报复,施化民早有预料,将农协会员化整为零,分散活动,敌人补了空,恼羞成怒,竟放火烧毁民房20余间,并留下营长李子珍带一部分人驻兴隆镇大地主王万成家,企图捕捉施化民。数日后,李见搜捕无望,准备返回枣阳县。此消息被农协会员王洪成探知,迅速转告施化民。施化民立即组织农协会员数百人,秘密开到红花铺公路沿线,埋伏在公路两旁庄稼地里。当营长李子珍率众路过时,农民武装一阵突然袭击,缴获十余支枪。李子珍丢枪损人,不敢回枣阳城见其头目樊钟秀,只身落荒而逃。此后,小股兵匪再也不敢轻易到兴隆镇一带催粮索款了。

  短短数月,枣东一带农民武装在员施化民的领导下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。后来又成立了县赤卫队,施化民任赤卫队大队长,转战全县各地,打了很多胜仗。

  在革命斗争中成长起来的施化民,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信;反动派却对他极为仇视,千方百计想杀害他。

  有一次,兴隆镇团防局团董王宜亭、谢少梅勾结盘踞在随枣交界的匪首陈永庆、张光汉、刘兴会、张管带,扬言要会见施化民,趁草寺庙谈判之机,阴谋策划杀害他。股匪派陈德钦给施化民捎信,叫他三日之内到草寺庙谈判。施化民明知这是敌人的罪恶阴谋,同时也感到这是作匪运工作的良机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他以革命利益为重,把生死置之度外,毅然决定只身赴会智斗匪众。

  隆冬的一天,施化民身穿黑色便衣棉袄,下穿一条补丁棉裤,腰间缠着草绳,肩扛扁担,手拿柴刀,扮成进山砍柴的樵夫,雄姿飒爽地向草寺庙走去。施化民走进正堂,只见中间架着十几条长枪,匪徒们正躺在烟塌上吞云吐雾,听说施化民来到,个个一跃起身,子弹推上膛,凶相毕露,气氛阴森可怖,大有剑拔弩张之势。施化民虽遭一伙匪徒包围,但他心境坦荡,大义凛然,他推心置腹地说:“君等置身绿林,劫夺为生,是官绅所逼,实非本性所致,家中老幼无不担惊受怕。”施化民因势利导进一步阐明“联庄总社”的宗旨,并鼓动说:“揭竿起义乃英雄本色,长期打劫,为虎作伥,不得人心。何不弃暗投明与革命势力结合,光辉前程无量,望君猛醒,迷途知返实为上策。”经过启发诱导,终于拨动了他们的心弦。匪首刘兴会被施化民的慷慨陈词所感动,他想起自己的老婆被一恶霸所霸占,自己一怒之下打死了那个恶霸。为此,遭政府通缉,被迫抛弃年过花甲的老母,铤而走险,打劫为匪,实非心甘情愿,他痛哭流涕起来。刘兴会的哭声和诉说,不仅对另外几个匪徒有所触动,同时也驱散了草寺庙的紧张气氛。他们围着施化民问这问那,并设宴热情招待施化民。刘兴会、陈永庆等人为表示感谢,临别时送步枪数支,施化民婉言谢绝说:“初次见面不受礼,要的是行动,你们若打土豪有困难,捎个信,我将尽力支援……”刘、陈点头表示赞成,他们像亲兄弟一样,直把施化民护送下山,互相握手告别。王宜亭、谢少梅一伙借刀杀人的罪恶阴谋彻底粉碎了。

  不久,刘兴会、陈永庆等率领30多人枪,找到施化民,投入了革命的行列。草寺庙谈判,表现了员施化民的胆略才智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。

  1927年10月,中共枣阳县委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,积极发展革命力量,成立了县农民赤卫队,施化民担任了大队长。12月,枣阳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会成立,施化民又被选为执行委员会委员。

  团防局团董王宜亭和大劣绅谢少梅对上次草寺庙谈判失利大为恼火,决定一计不成再施一计。于是,又串通兴隆地区方德轩、王子成等八大劣绅,进行密谋,再次设下诱捕圈套。大劣绅王子成亲自给施化民写信说:“施大队长为民劳苦功高,我等乡亲筹大洋五百、谷米千石万望笑纳。敬候光临,幸甚!”施化民见信后,知道这是敌人对自已进行金钱诱骗的又一花招。即将情况及时向县执行委员会汇报,并提出了将计就计除“八大害”的行动方案。县执委根据枣阳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“毫不迟疑地杀戮土劣”的决议,批准了他的行动方案,并认真地进行了研究,决定派员协助实施。施化民同意于12月25日在兴隆镇与劣绅会面。八大劣绅以为施化民中了圈套,议定由李二雷备宴,邀请劣绅议事为幌子,乘机下手捕获施化民。施化民和县执委派来的杨秀阡、王子良、张慕谦及赤卫队员共30余人枪,先在枣阳城内密捕了县商务会长熊兴斋,深夜赶到兴隆地区与当地农协会负责人取得联系,分头隐蔽在农协会员家里,等待行动。

  这天,兴隆逢集,赶集人络绎不绝,县赤卫队员化装成赶集的农民和本地农协会员相互配合,他们有的装着在市场闲逛,有的谈生意,对来镇街赶集和住在兴隆镇内的劣绅跟踪监视,上午10点钟左右,八大劣绅纷纷出笼。这时只听砰!砰!砰!三声枪响,混在人群中的赤卫队员和农协会员得到信号,从几个方向一齐行动起来,把方德轩、王子成、孙明轩、王陆青、王老官五大劣绅当场击毙;王宜亭、谢少梅、李二雷被活捉。随后,由县赤卫队员将其押到兴隆镇东河岸处决。

  自从兴隆地区除掉八大劣绅之后,群情激奋,纷纷要求参加农民协会,施化民于是将农民协会的牌子挂在自己住所的街口,实行公开办公。

  1928年1月13日,在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会指挥下,以施化民、张绍良两个赤卫大队为主力,两次攻打枣北反动势力盘踞的袁寨。第一次攻打袁寨,由于打进寨子后未乘胜追歼残敌,敌人稍作喘息后,勾结军队反扑过来,赤卫队不得不退出来。第二次攻打袁寨,乘驻军回太平镇过元宵节之机,采取里应外合破寨。头一天,县执委会负责人带领一些人先化装混入寨里,准备攻寨时作内应。第二天,他们打开东寨门和南寨门,接应施化民和张绍良各率一个大队进寨。不到三个小时,战斗胜利结束。当场了劣绅姜卫煌、王合皋、姜从来、周兴汤等人,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,并缴获了一个小枪炮厂。战利品用八辆牛车拉回县赤卫队总部。次日,敌人调团防局400余人进行反扑,县执委负责人王子良、张慕谦、施化民等被围困在姜家祠堂,情况异常紧急。施化民率领县赤卫队二大队冒着密集的枪弹向外冲,杀出了一条血路,使县执委领导安全脱险。

  继袁寨战斗之后,为了进一步扩大革命武装力量,施化民与县执委副书记傅良驹一道到枣北地区,归途中被设的黑卡截住,同时被捕。施化民在敌人讯问中发现敌人不认识他们,为了保护傅良驹,施化民急中生智,当面啪、啪、啪连打傅良驹几个耳光,口里振振有词地说:“老子叫你带路,没想到你把我带到敌人窝里来了,你是密探,老子打死你……”兵听后,信以为真,慌忙上前将施化民五花大绑押了起来,傅良驹得救了,施化民则被关进监狱。

  在狱中,开始敌人以关心生活、关心家中老幼来诱供,施化民承认自己是县执委副书记,别的什么都不说。敌人无奈,恼羞成怒,用老虎凳、棍棒抽打等酷刑,企图使施化民屈服,但他忍受着敌人的百般折磨,宁死不屈,每次审讯都愤怒地回答敌人:“我是县执委副书记,其他休想知道!”他的胳膊被打断,遍体鳞伤,多次昏死过去。匪徒用凉水把他浇醒后再问。施化民用手先指自己的心窝,再指向前方,坚定地回答:“嘿!嘿!就在我心里!县赤卫队活动在四面八方,你们这些杀人魔鬼绝逃不出革命人民的惩罚。”敌人见捞不到什么东西,竟惨无人道地将他杀害了。

  几十年后,曾任过襄阳地区专员,省民政厅长的余益庵回忆说:“化民同志一贯表现坚强不屈,敌人企图用金钱收买他,反却被他将计就计,将敌人一网打尽。1928年,在枣阳北乡他被敌人抓住,他大骂反动派,光荣牺牲,保持了员的气节。”

  点击“提交”后,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,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。